【青广94期·特别报道】带伤上场,为荣誉而战
发布时间:2015-04-11 浏览次数: 57

11月14日早上8点41分,400米预赛跑道上,身着黑色长袖和黑色裤子的吴晓斌紧随第一名越过终点,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紧握着脚踝因为担心占用赛道,他在地上坐了十秒后咬牙起身向校医院走去。身边同学想要扶他,他却委婉拒绝了同学的帮助“没事,这点小事我可以自己来”。

没有人知道在昨天男子拉链跑决赛和男子4×100米预赛中,他的旧伤复发,脚踝已严重受伤。他是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2013级的吴晓斌,曾作为校田径队的一员,荣获全国高师运动会400接力第五名,第四十九届校运会800米冠军第三十七院运会800米400米冠军。当记者询问是否愿意接受采访时,他边娴熟地脚踝涂药边爽快地答应了,忍受伤痛,对记者礼貌地微微笑。

                      “我就是学院的,所以我要拼”

赶到校医院的理疗科,医生立刻为吴晓斌进行拍痧,刮痧和放血的疏通治疗。每次刮痧板从大腿刮到小腿时,被剥皮的痛感就会传遍吴晓斌全身。十分钟的刮痧,放出了半管多的淤血,回忆当时的情景,他说:“场面有点血腥。”而旁边的一位同在治疗的体科生也颇有感触地对他说:“你不要这么拼啊,都伤成这样了。”

其实“不要这么拼”这句话早已不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说。在昨天男子拉链跑决赛中,吴晓斌脚伤复发。当医生看着他拖着肿得厉害的脚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时,心疼地对他说:“年轻人啊,荣誉是学院的,身体是你自己的啊!不要这么拼命。”晓斌无言以对,只是在心中默念“我就是学院的,所以我要拼!”然后继续带伤接下4×100米预赛的最后一棒,从第四名赶超到小组第一。

“跑的时候完全忘记伤痛了。”“赢”是他在跑道唯一的信念,它支撑着他整场比赛。然而伤痛终究是存在的,在400米决赛最后的100米里,吴晓斌难忍疼痛,只得了第三名的成绩。“不然我们院拿冠军肯定没问题。”晓斌语气里透露着些许遗憾与自责。

“其实我带伤上场已经不是一次了

今年3月份一开学,吴晓斌就被选为校田径队员,接受了为期约四个月的高强度训练,并在暑假留校集训,准备代表学校参加今年的全国高师运动会和福建省大学生运动会。然而疲劳的状态使得他在4月份院篮球赛中不幸受伤,当右脚落地时,吴晓斌听见一声“咔嚓”,“我知道这次受伤和以前的皮肉伤不一样了”。但不想放弃的他又“固执”地咬牙参加了院运会的两场比赛,并夺得400米和800米的双冠军。“800米比赛的时候居然下了大暴雨,潮湿的天气对伤口影响很大。”听着同学在赛道旁高声呐喊“校冠军!校冠军!”,他硬着头皮带伤一鼓作气冲到终点。暴雨声和欢呼声充斥他的双耳,“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院运会后吴晓斌整整修养了2个月,这严重影响了他参加高师运动会和省运动会的训练,甚至差点退出校田径队。“当时带队老师鼓励我放平心态去比赛,我们公体主要的任务不是拿名次,而是以训带练,争取在校运动会拿的好名次。”6月初,吴晓斌恢复训练,一个月后他坐上火车踏上桂林高师赛的征程。当问及是否后悔因为院运会导致伤病加重,而给全国性的比赛造成影响而后悔时,吴晓斌真挚地说:“当班级需要我时,我就应该站出来。”

“比赛,疗伤,再比赛,再疗伤。”晓斌在比赛和疗伤的反复间度过了艰难的集训期,而困难并没有就此结束。在校运会前一周的一次打篮球过程中,晓斌再次触发了旧伤。“没有想过退出,一件事,要么不做,要么把它做的最好。”面对如此艰难的困境,已经报名了校运会的晓斌仍旧选择了坚持。要求自己在最差的身体条件下拿到最好的成绩他坦言这就是他的做事原则。

体霸学霸麦霸委霸

吴晓斌非常爱体育运动,从小就喜欢打篮球,一颗篮球从不离手。在一次篮球训练中,吴晓斌的手不小心脱了臼,他一个人坐在篮球场边,自己将脱臼的手接上。因为强烈的痛楚无法继续训练,他抱着篮球沮丧地回宿舍并告诫自己一个礼拜不许打球,要好好养伤。但两三天后他又带着球出现在篮球场了。

虽然吴晓斌拥有运动天赋,却没有选择体育专业。“因为我爸爸不希望我选择体育专业,而且我认为,想要有更好的未来,就需要多学习!所以我就放弃了体育专业。”身高1米82的吴晓斌不是常人眼里“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傻大个。他写的一手遒劲有力的钢笔字,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目前已进入校英语风采大赛的复赛。不仅如此,吴晓斌还跳的了街舞,同时又是个不折不扣的麦霸。

由于大一忙于体育训练,吴晓斌并没有参加任何的学生组织,大二他竞选为年级就创部主任。“到了大二很多同学都是学生组织中的主力了,但是我还是从小开始做起吧。”吴晓斌常常说,最强的不是有千招万式学好,而是将一招一式练千遍万遍。踏实勤奋这四个字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训练都在吴晓斌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采访即将结束,吴晓斌笑着拍拍右腿,轻描淡写地说:“明天还有比赛。”

后记:15日上午,吴晓斌在男子800米比赛中获得了第三名。赛后吴晓斌发现爸爸打了5个电话,发了4~5条长短信。“爸爸特别担心我的身体,所以他知道我这么拼有点生气。”吴晓斌马上打电话向爸爸解释,“有时我们不单单要对自己负责,而且要对关心支持自己的人负责。”

文/杨莹莹 陈可欣 青年广场94期 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