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青年广场  青年广场
[文章标题]
 

 

鲁迅有一句著名的话,叫做“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从文革以来大家历来是把他解释成阶级斗争的意思,但是为什么不能有另一种解释呢?鲁迅也许真的仅仅是为生计考虑而多谢来赚稿费而已。民国文人大多如此。大家总是习惯性的把他们的一切行为,一切文字来向时代要解释,似乎他们生活在这个时代里,他们是时代的一部分,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就必须是与时代有关的一样。殊不知,即使是再著名的人也总还是个普通人,会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那么他们的行为也就一定有某些部分是关于普通人的生活的,就比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长期以来,我们对《荷塘月色》的理解停留在阶级斗争阶层,我们认为朱自清之所以回去荷塘看月色是在为南方的革命而担忧。但我们有没有想过,朱自清是一个文人,但他更是一个普通人,一个生活在战乱里、生活在社会变革过程中的普通人。他会关心国家大事,他也会因为某些理想去做某些事,但是他最关心的必定还是自己的生活,跟自己有关的生活,最关心的必定还是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解释这篇作品呢?从史料看来,朱自清家庭压力一直很大,来自父亲的压力,来自妻子的生活压力,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偶尔想要独处,偶尔想不理会家庭的压力,偶尔想要逃避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也许朱自清写《荷塘月色》只是一种单纯的对于情欲的宣泄和对于家庭压力的逃避而已。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还让我认识到了民国文人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他们对政治的热情度也许并不像我们一直认为的那么高。一直以来,也许是中学教育的片面性,我总是觉得民国文人就是为了政治而生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为了近代化,他们所做的一切,不管是牺牲,还是以笔为武器的战斗,都是他们一腔报国热血的体现。但是我却忘记了一件事,凡是人总是有惰性的,凡是人,特别是文人,都是向往平静的和自由的生活的,如果有一点可能我们民国的文人们也不会以自己一腔单薄身躯去挡子弹的,他们是文人,不是武夫。但是民国时期这样的例子一点也不少,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形势所逼。也许文人们不希望过这样的生活,但是他们在时代的逼迫下,不得去做。他们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他们也会主动去做这样那样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心里真的也是想做这些的。他们的心里也会有无奈,也会有悲伤,也会有生不逢时的感叹,当然也会像朱自清这样时不时冒出逃避家庭,逃避压力的念头来。但是他们的厉害之处也就在于此,他们懂得时代的声音,他们即使有想逃避的想法也从来不会真的去实现。他们的厉害就是他们无与伦比的理智。他们的理智总是能战胜他们的情感,好让他们不会行差踏错,好让他们顺利的把中国推动步步向前。

理智还是情感?民国文人选择了理智。在那个大动荡的年代,他们只有理智,才能真正的实现自己的价值。当今社会,我们也唯有选择理智才能更清楚明白的看到自己将要去往何处。情感可以有,情感不可怕,可怕的是情感没有理智的管辖而脱缰。

/师晓霞 青年广场93期 第十一版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功能按钮]
团委办公室信箱 | 网站技术支持信箱